您的位置: 主页 > 观澜版画村——城市文化巡礼之三
牧羊广告位

观澜版画村——城市文化巡礼之三

从珠光村出发,在西丽乘坐M243路公交车,坐了三个多小时才到达目的地——牛湖观澜版画村。其实去年十月份,我已经来过一次版画村,那是深圳论坛组织的一次活动,是包车去的,不知道有这么远。上次去,因为时间关系,只是走马观花的看了看,对版画村的具体情况并不了解。这次,我们一家可是经一路的劳顿才来到这里的,肯定不想漏掉任何一个细节。
 

一进入大门,映入眼帘的古色古香、世外桃源般的客家村落便一下扫去我们一路的疲惫。是啊,像这样一个美丽的、少有的还未被世俗沾染的古村落就应该在这么一个偏远的地方,要是处在交通便利的地段,不是被城市化进程所吞噬,就算保留下来,恐怕也是面目全非了,哪里还有今日的古朴与清雅。
 

一座座错落有致的客家古排屋,依山傍水,水塘、古井、宗祠、碉楼、纵横交叉如迷宫般的小巷,还有环绕村子的参天大树,椰树、芒果树、榕树等亚热带植物分布其间。一幅古村落独特的客家生活画卷。
 

在一小型禾坪边,有一条自西向东的小溪流,沿河有一栋三开间坐南朝北的老房子。老房子白墙灰瓦,瓦上长出长长的杂草,墙上一个鱼型滴水漕口,顺着鱼嘴往下长满了青苔,可以看出老房子的漫长年代和当年房屋主人的田园生活。屋前一口古井,还能打出清冽的甘水,旁边一栋高高的碉楼,掩映在绿树丛中。上世纪20年代,从这屋里走出一个青年,手拿画笔和刻刀,成为中国新兴版画界的著名人物,他就是文艺战士、版画家、教育家陈烟桥。
 



 

说到陈烟桥和版画,不能不提鲁迅。鲁迅是中国新兴木刻运动之父,培养了一批新版画的拓荒者,陈烟桥便是其中有所建树的一个。而今,循着他的成长足迹,在他的故乡大水田村,建立了国际版画创作基地。比利时皇家艺术学院的英格里德•勒登特美、美国画家迪安娜,中国画家其加达瓦、李焕民、徐匡、范敏等成为创作基地的签约画家,他们在这里建立了自己的工作室和展厅。在这里,不仅感受到浓郁的南国风情,欣赏到这些名家名作,同时还能与画家近距离接触,亲身体验木刻制作的过程,在古朴俊秀、奏刀有神的刻版过程中,体验到艺术品形成的愉悦。经过改造扩建,将客家文化主题融合到现代景观元素中,给艺术家们的创作提供了丰富的灵感源流。
 

中国版画有上千年的历史,起源于唐代的佛经插图。上世纪三十年代,由鲁迅倡导的新兴木刻运动,因为具有“虽亟匆忙,顷刻能办”的特点,在各种报刊、书籍等出版物上,成了其它画种所不能代替的版面装饰。进入新时期后,中国版画却陷入了低谷,并不断边缘化。尤其是改革开放以后,中国美术与国际接轨,版画却未能走入市场经济的机制中,与大众越来越远了。版画讲求技术,表面上看来,不如油画、国画那样挥洒自如和表现力,但在精雕细刻的过程中,艺术家的思维却更容易得到激发。版画村的创立,就是要在传统木刻的基础上不断发掘新的版画语言,让版画这门画种能紧随社会的发展重新焕发出活力。
 
在古村落的西边有一座非常醒目的现代建筑——版画工坊。版画工坊是观澜版画基地的原作拓印中心。整个工坊占地面积1000多平方米,一楼印刷车间分为石版、铜版、丝网、木版四个工艺区,印制版画的材料和设备都是从美国、英国、比利时、荷兰、德国、日本、韩国和中国台湾等地引进,版画工坊所聘请的技师也都是国内的一流高手。据专家和业内人士介绍,版画基地工坊的建设无论是从规模上还是从设备上在世界范围内都堪称一流。
 

从版画工坊出来,有一条通向西边的小马路,路口立着一个牌子,上面写着“国际艺术家村落”。站在路口向远处一看,一片田园风光让我们眼前一亮,路的尽头是又一个古村落。通向古村落的路并不长,我们故意放慢脚步,想尽情的享受这个繁华都市边缘仅有的一块净土,荷塘、花草、树木、飞鸟、田野、古村落、碉楼……。这不就是我梦中的世外桃源吗?
 

这又一个客家古村落经绿化改造后,专门提供给版画村艺术家们居住。古村落周围用一道界限围了起来,只能站在路边看,不能进入,使村落更增加了几分神秘。好奇心差点使我几次想冲破界限,深入里面看个究竟。在这个古老的村落里,这些来自世界各地的艺术家是怎样生活的呢?恐怕只能凭想象了。
 

把一个生态完好、环境优美的古村落建成文化气息浓厚的、高雅的艺术家村,专门提供给画家创作,这在整个画界恐怕也是史无前例的,相信随着版画基地的逐步完善和发展,将会吸引越来越多的版画艺术家。
 
——作者:非思

牧羊广告位
上一篇:华侨城当代艺术中心——城市文化巡礼之二
下一篇:城市文化巡礼之四——梧桐山艺术小镇

您可能喜欢

?价值

?价值

?丑柑的自白

?丑柑的自白

?合肥

?合肥

?蜀天下酸辣粉

?蜀天下酸辣粉

?云南过桥米线

?云南过桥米线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