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主页 > 5. 牧羊教会的形成——第二部分
牧羊广告位

5. 牧羊教会的形成——第二部分

1)宣教学校的创办、入学及差派条件
 
       终于,1976年7月12日,主通过朴玉洙牧师创办了牧羊教会宣教学校。第一届共有五名学生,分别是金东成、朴宪洙、郑界子、张晶顺、朴政泰。随着第一届学生的入学,宣教学校开始了第一堂课。回想当时宣教学校的生活,第一届学生金东成牧师这样说道:

“宣教学校开办前,朴牧师一家就生活在只有15平米的大邱礼拜堂中隔出来的一个小小的房间里。宣教学校开办后,他们马上搬到了旁边的房子里,我们开始在礼拜堂生活。一天,一位宣教学生的父母因为自己的孩子进了宣教学校,所以到宣教学校来看看。在简陋的礼拜堂里,他们问儿子,‘学校在哪儿?’‘这里就是。’‘教室在哪儿?’‘这里就是。’‘食堂在哪儿?’‘这里就是。’当时,他的父母惊讶得目瞪口呆。宣教学校就是在这种任何人也理解不了的境况下按照神的旨意开办了。”

 ——金东成牧师 南大邱教会,宣教学校学号7601001
 
       如上所述,起初宣教学校就是单单凭着相信神的信心,在没有另设的教室、宿舍、食堂等的情况下,在大邱教会礼拜堂里开办了。不过,周围有很多牧会者都很羡慕朴玉洙牧师能够胜过这些困境,单单凭信心开办宣教学校。朴牧师的朋友金锡圭(圣书浸礼教会牧会)和卢铉基(首尔教会牧会)等牧师想和朴牧师一起开办宣教学校,但在一切只凭信心进行的部分上到达了极限,他们感到太难,于是中途都退出了。最后,只有在釜山牧会的吴昌明牧师(已故)与朴牧师在宣教学校的同学金圣俊宣教士(巴西原驻民宣教士)在授课时间为学生们讲课。
 
 
       宣教学校完全是免费授课。本来所有宣教学生都必须在学校住宿,这是原则。不过宣教学校初创期,宿舍设施还不完备,家人随行的同班学生只能另外在宣教学校附近租房住。当然,现在的话,所有的宣教学生都在宣教学校里住宿、生活。能否进入宣教学校,与年龄和学识无关,完全是以牧会者们推荐的有福音传道恩赐的人为对象,以是否有神的召命为焦点召集的。对于这一点,第8届宣教学生朱钟植宣教士这样说道:
 
“十六岁那年,也就是1978年7月,我得救了,得救后我一直去居昌浸礼教会。在年幼的我看来,刚刚开辟不久的教会,也实在是太寒酸了,根本没有几名圣徒。师宅里连个像样的家具也没有,看到传道士一家还常常饿肚子,生活非常艰难。可是听着话语,越听就越觉得福音是那么的宝贵,忽然觉得为福音而献身的传道者们的生活是那么美好。不知从什么时候起,我也开始想望能够成为福音传道者了。可是当时我年纪太小,而且不足缺乏的地方也很多。只是有着一颗想为福音生活的心而已,我们教会的传道士或许是知道了我的心,他推荐我去了宣教学校。当时我还是高三毕业班的学生,还剃了个光头。面试时,和我担心的完全不同,朴牧师只看着神在我心里允许的向着福音的那颗心就接受了我。那时,真的感谢只看信心的牧师以及我去的教会。”
 
                                   ——朱钟植宣教士 日本东京恩典教会牧会,宣教学校学号8008026)
 
       一年后,当派遣宣教学生时,只有那些确切的有福音传道恩赐的学生才能被派遣;按立牧师时,同样也只拣选那些从神那里得到牧会恩赐的传道者才能被按立为牧师。这与一般神学院通过考试按立传道者或牧师是完全不同的。按立标准完全不是人的能力,而是神的引导。
 
2)宣教学校的日程与核心
 
       宣教学校创立之初,迪克•约克(美国,信心盾牌教会)和凯斯•格拉斯(英国,WEC教会)回国后,朴玉洙牧师就读的宣教学校处于停校状态,朴牧师接续这所宣教学校的脉搏,以相同的方法开始运营宣教学校。每天的日程是:早晨5:30~7:00晨祷,早晨9:00~12:00上课,下午2:00~5:00传道,下午7:00~10:00礼拜及聚会。其中,最蒙福、最期待的时间便是上课时间。
 
 “在课上,比起其他内容,朴牧师只把焦点对准圣经话语来授课。牧师特别强调,‘摩西五经是圣经中最重要的内容。就像植物的根一样,摩西五经就是圣经的根。摩西五经一直重复出现在新旧约66卷中,从这一点出发,你们就该明白他的重要性了。所以我们首先要学习摩西五经。’所以朴牧师从创世记开始仔细为我们讲解了摩西五经。那时,对于我们来说,听朴牧师讲的话语,就是最幸福事儿了。虽然那时没有什么吃的,传道时由于没有车费,所以要走很多路,不过,一听牧师的话语,就能战胜这一切困难。我们心里充满了盼望,那段时间真是特别幸福啊。”
                                        
                                                ——金东成牧师 南大邱教会牧会,宣教学校学号7601001
 
 
“在宣教学校上课时,朴牧师经常讲信心的话语,和他从神那里得到的梦以及神的心。他说,‘现在我们教会虽然很小,日后会在全国各地开辟教会,会到海外去宣教,会通过广播讲道。’每次上课时,朴牧师都讲这些他从神那里得到梦,还会讲神每时每刻赐给他的心。我们知道这些不是理论。我真真切切地看到神逐一地成就着在宣教学校期间神赐给朴牧师的心。对我来说,那真是无比惊人的经历,这是任何一种理论课程都无法比拟的实践课程。就连我这种对信心感到渺茫、灵里感觉迟钝的人,通过牧师的信心与授课时间传讲的话语,也能够找到信心的感觉。宣教学校的上课时间,是我人生中最为蒙福的时间。”
 
                                         ——金圣勋牧师 牧羊江南教会牧会,宣教学校学号8517064
 
 “怀着成为神学教授的梦想,我进入了大学。我作为C.C.C(韩国大学生教会)大邱大学的代表,努力为了实现校园福音化而奔忙着。可是我的内心却常常为无法解决的罪而苦恼着,在学生们面前我传讲着从各种神学书籍或著作中摘抄下来的话语,这也让我感觉到了极限。后来有一天,经介绍我见到了朴牧师,听了牧师的话语以后,我感到无比惊讶。因为他为我们传讲的不是理论,而是活生生的神的心、神的话语。特别是牧师传讲的,藉着圣灵的感动,捆绑参孙的绳索都脱落了的话语,解开了我一直无法解脱的罪的问题。后来蒙主的恩典,我进到了宣教学校。跟我认识的其他牧师不同,朴牧师只拿着一本圣经传讲话语,对我来说这真是太神奇了。就像泉水不断涌出一样,虽然通过同样的圣经内容,在这里却总是能够讲出全新的话语,让人无法否认这一事实,‘这里真是有圣灵存在的地方啊!’”
 
                                          ——金旭永宣教士 印度阿萨姆教会牧会,宣教学校学号8313043
 
3)宣教学校的运营与中心思想
 
       宣教学校的运营与中心思想与过去重生的宣教士们运营宣教学校时相同,焦点仍旧是使人们只学习信心。
 
 “牧师不只是传讲信心的话语,也指教我们实际的生活。当时教会非常贫穷,连牧师的生活费都支付不起,教会的财政一直是个难题。可是在这样的困境中,牧师反而对我们说这是引领我们经历信心的最好机会。当时宣教学校有5千元报名费,可是牧师希望全体学生都不要接受人的帮助,而是单单祈求神。我也是一个信心不足的人,可是接受牧师的心,单单向神祷告时,不久便得到了应答。我开始从心里实实在在地感受到了神的存在。而且我看到,牧师他自己过的也是这般出于信心的生活。当时我没有皮鞋,穿着西服却踩着运动鞋到处去传道,一天教会给了牧师生活费,牧师说,‘今天我们把这些钱都花掉,凭着信心生活吧。’他为我买了一双皮鞋。从第二天开始,我们所有人都只能为了粮食和车费祷告。不久后,我们都享受到了神赐给我们粮食和车费的喜乐。”
 
                                                   ——金东成牧师 南大邱教会牧会,宣教学校学号7601001
 
       这就是为什么说只以信心为焦点的宣教学校运营与一般神学校存在根本性差距的原因。就这个部分,让我们来听一听曾经就读于一般神学院,得救后在宣教学校接受了信心训练的赵成和牧师的见证。
 
 
 “受虔诚的舅舅影响以及看到很小就去世的表哥的死,我从小就开始寻找神。我们家是一个儒教世家,我受到了父亲强烈的反对。凭着对神的一腔热血,我不顾父亲的反对就进入了大邱神学院。可是进入神学校后,我受到了很大打击。大部分宣教学生都是那些在社会上一败涂地、人生落魄,而且都是有了相当年龄的人。他们之所以进入神学院,是因为他们多半都把成为牧会者当作是成功的捷径。他们都奉劝我,‘小小年纪怎么就来了神学院啊?你应该先读完一般大学再来神学院。应该先了解了解社会啊!我们是不得不来,可你还是先去上一般大学再说吧。’和这些对神和信仰漠不关心的人一起读神学,真的让我感到困惑不已。再加上神学院的很多课程都与信心无关,也令我纠葛不已。几名对神带着纯净心意的学生也和我一起纠葛不解。每当我们见面时,都会讨论这样的问题,‘这就是韩国基督教的现实吗?真的属圣经吗?难道不需要改革吗?’而且,作为神学生,我努力过着信仰生活,想成为教会的榜样,可是因为罪,我却天天陷在定罪之中。因为,就按照当时神学院和教会所指教的‘悔改祷告’根本解决不了罪。更令我怀疑的是牧会者们的生活。作为神学生在与牧会者们近距离接触时,发现牧会者们的面貌与从远处看到的样子有着天壤之别。看他们的生活,我无论如何也不能说他们是神的仆人,并且看到他们在教会里争权夺利的样子,我甚至开始怀疑整个基督教,这个神学院我再也呆不下去了。所以结束一学期以后,我逃跑似的去参了军。虽然我作为下士在执勤并做着教育传道者的事情,可我的内心还是很空虚。就这样通过一起服役的金范燮下士(现巴西宣教士)的引导参加了大田中央教会的聚会,在与金大石牧师(牧羊水源教会牧会)进行信仰交谈时,使我明白了福音的真正意义,终于解决了一直困扰我的罪的问题。我真正重生了。从那天起,我的信仰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我心里产生了强烈地想传福音的心,非常想学习真正神的心意和信仰。最终在神的引导下,我离开了原来的神学院,进入了宣教学校。最惊人的是,神学院的经营与授课完全以信心为中心在进行。这就是一个培养真正牧会者的教会,与以经营教会为目的的神学院有着根本性不同。在宣教学校里学习了信心之后,我才明白为什么一般教会的牧会者们过着那样与信心无关的生活。我也发现了神为什么立牧羊教会作为改革的先锋。现在想起在宣教学校时,一有困难就求神,去实际经历神的帮助,心里觉得那段时光无比珍贵,亦充满了感谢。”
 
                                               ——赵成和牧师 釜山大渊教会牧会 宣教学校学号8720094
 
4)牧羊教会的核心
 
       如上所述,1978年,通过在宣教学校接受了信心训练的宣教学校毕业生们,首次在山清和居昌地区开辟了教会。由此,一个福音教团——牧羊教会在韩国正式成立了。山清浸礼教会(1978年3月)、居昌浸礼教会(1978年3月)、首尔第一教会(1978年10月)、松汀中央浸礼教会(1980年9月)、晋州圣民教会(1980年9月)、南海中央教会(1980年9月)、全州平康教会(1980年10月)、龟尾中央教会(1980年10月)、高兴浸礼教会(1982年6月)、马山中央教会(1983年1月)、光州第一教会(1983年3月)、大田中央教会(1983年10月)、蔚山中央浸礼教会(1983年10月)、丽水中央教会(1983年10月)等教会在全国范围内依次成立。作为教团,牧羊教会已初具模型。当然,其中心依旧是宣教学校。
 
 
       特别是在宣教学校成立10周年之际,1986年,牧羊教会已在全国主要城市建立了30余个支教会。那一年木槿花会馆(伊莎贝尔女高大讲堂)邀请朴玉洙牧师作为讲师,举办了教会历史上首次聚会。1986年的釜山聚会,圣灵大大作工有700多人同时得救。可以说是一个在韩国再现了使徒行传时期福音之工的不朽聚会。以此为契机,第二年即1987年,一年当中全国共开辟了足足18个教会,教会势如破竹般大大复兴了起来。如今在国内各主要城市建立了约300余个教会,在国外80余个国家建立了300余个教会。不过通过海外宣教士们开办的海外宣教学校派出的宣教士以及建立的教会数目远远高于这个数字。重申一下,无论是在国内还是在国外开办的宣教学校,都是神为了使韩国和世界福音化所使用的牧羊教会的核心。
 
 “从1976年开始到现在30多年期间,几乎每天早上我都是与宣教学生们一起度过的。对我来说,去宣教学校讲课是最幸福的时间。作工时,很多时候会感到困难、吃力,有时也会遇到作工的极限。可是不管遇到多么难的环境,每天早上我都得去给宣教学生们讲话语。每当那时,神都会赶出我心里的顾虑、愁烦、失望、灰心,反而为我填满信心与盼望。就像行淫中被拿的妇人深陷在因罪而来的谴责与死亡的恐惧中时,却藉着耶稣得到了变化。每当我陷在困难与黑暗中时,宣教学校都是神使我变化的能力来源。宣教学校真是神赐给我,赐给宣教学生以及我们教会的无比惊奇的祝福啊!”
 
                                                                 ——朴玉洙牧师,月刊‘牧羊’2006年1月刊
牧羊广告位
上一篇:5. 牧羊教会的形成 ——第一部分
下一篇:没有了

您可能喜欢

?4. 牧羊教会的根基——第一部分

?4. 牧羊教会的根基——第一部分

?4. 牧羊教会的根基——第二部分

?4. 牧羊教会的根基——第二部分

?3. 牧羊教会的形成过程 第一部分

?3. 牧羊教会的形成过程 第一部分

?1.牧羊教会 教会史

?1.牧羊教会 教会史

?2.牧羊教会的形成背景

?2.牧羊教会的形成背景

?5. 牧羊教会的形成——第二部分

?5. 牧羊教会的形成——第二部分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