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主页 > 5. 牧羊教会的形成 ——第一部分
牧羊广告位

5. 牧羊教会的形成 ——第一部分

5. 牧羊教会的形成 ——1
 
1)靠着神明确引导而起步的宣教学校
 
 
“30年前,我在大邱巴洞教会牧会时,主总在我心里兴起开办宣教学校的心。对于一点也不清楚该怎样运营宣教学校的我来说,一切事宜都让我感到特别负担。加上当时我们教会的圣徒也不多,而且又小又简陋。甚至我家还经常断粮、饿肚子,那是一个特别艰难的时期。不管现实怎样,每当我祷告时,神还是不断地在我心里兴起开办宣教学校的心。很明显,这并不是我个人的心愿。当然,更加不是圣徒们的心愿。这只能是主的旨意。渐渐地这件事儿变得越来越清晰。最终,我否定了自我以及一切面临的环境建立了宣教学校。”
 
                                                            ——朴玉洙 牧师,《月刊牧羊》2005年12月号
 
       上次也提过,牧羊教会在以朴玉洙牧师的信仰观为根基的基础上,随着传道者培养机构(韩国福音宣教学校)的开办,于1976年7月12日正式成立了。在这里我们要特别提一下,宣教学校的开办并不是出于朴牧师或某个人的个人意愿,而是单靠着神的旨意而成就的。按照人的标准以及判断来看,当时的形势开办一所宣教学校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正因为如此,起初开办宣教学校就连朴牧师自己都无法接受,哪怕是想像一下也没有勇气,所以才一直犹豫不决。当时朴牧师牧会的大邱中央教会是一个特别小又简陋的小教会,实际上就是租了一个叫和新饭店的中国餐馆的2楼,既作为师宅又当礼拜堂。教会开创时期,圣徒只有40多名。然而在清晰的神的旨意面前,即,开办宣教学校的事情上,朴牧师最终定下了心。到了礼拜时间,牧师便向大家宣布了开办宣教学校的事情。不出所料,所有圣徒都持反对意见。
 
“那时,教会的所有弟兄姊妹都不理解朴牧师,没有一个不反对他。‘牧师自己都在饿肚子,开办宣教学校,谁来养活那些学生啊?现在还不是时候!’反正,人们都这么说。可是朴牧师却没有期待任何条件以及任何人。虽然条件不允许,但他单单依靠着神一位而最终开办了宣教学校。那可真是靠着神而成就的事情啊!”
                                                                                   ——南大邱 教会 金东成牧师
 
       金东成牧师是大邱中央教会的学生也是宣教学校第一届学生。就如他所言,所有人都反对开办宣教学校。但是神引领朴牧师的心,从许多方面给朴玉洙牧师显明,开办宣教学校是神的旨意。其中之一就是朴牧师得到了其妻子也就是师母的叔叔林永彬博士的支持。
 
2)前大学圣书公会总务林永彬博士的支持
 
 
“对于韩国教会来说,开办一家属福音的宣教学校是非常重要以及必要的事情。你一定要做这件事。我也很想做啊!可是,我已经老了,做不动了。我会竭尽全力帮助你,你只管依靠神迈步吧!只是记住一点,带着谦卑的心去做吧!”
                                          ——林永彬博士:前大韩圣书公会总务及世界圣书公会执行委员
 
       林永彬博士,自1949年3月至1966年5月,在长达17年的时间里一直担任大韩圣书公会总务。1957年,又晋升为国际圣书公会执行委员,从而得到英国王室的支援为韩国普及圣经做出了巨大贡献。可以说,他是韩国基督教发展史上一个重要的核心人物。1949年,他就任大韩圣书公会总务后,英国女皇(现伊丽莎白女皇二世)接见了他,女王向他承诺最大程度上帮助他 。1949年6月21日,大韩圣书公会正式加入世界圣书公会(USB,英国伦敦附近素材),在这件事情上,他起到了举足轻重的作用。
 
       甚至在6 • 25动乱时期,他亦不顾生命危险,巧妙避开共产党的眼目,保存了韩语圣经原稿。自1961年7月10日出版以来,有1200万名韩国基督徒将这版圣经作为标准圣经使用。特别值得一提的是,为了校正、修订以及出版准确无误的《韩语修订版圣经全书》(发行人 林永彬博士,2004年第12次印刷),他甚至不顾冒死置身于战争之中,专程去到日本东京圣书会馆去查阅,林永彬博士为了保存并普及韩语圣经贡献了自己的一生。
 
       林博士比任何人都更加期待韩国的福音化。1966年,步入暮年的他从大韩圣书公会隐退,恰好那时他的侄女婿朴玉洙牧师来找他商议有关促进韩国福音化而开办宣教学校的事情,当他得知朴玉洙牧师的来意以后,热情地接待了朴玉洙牧师。他毫不吝惜地把自己珍藏已久的信仰书籍全部赠送给了朴牧师,并鼓励朴牧师要靠着信心创办宣教学校,并承诺将会竭尽全力支持朴牧师。对于朴玉洙牧师来说,得到当时韩国福音化事业的中心人物林永彬博士的支持,让朴玉洙牧师从心里得到了巨大的力量,这份力量使朴玉洙牧师毫不犹豫地直面全体圣徒们的反对,并且更加深刻地使朴牧师认识到开办宣教学校分明是神的旨意。
 
       另外,神通过希伯来书10章12节“永远的赎罪祭”的话语,藉着朴牧师在大邱兴起了福音之工,使朴牧师更加分明地看到了开办宣教学校是出于神的旨意。从1973年1月26日开始,神通过当时在大邱牧会的朴玉洙牧师,在大邱晓星女子高中、庆山造币公司等地方兴起了大大的福音之工。特别是,许多其他教会的牧师以及宣教学生们通过朴牧师得救。朴牧师也因此得到了‘赎罪牧师’的绰号。可以肯定的是, ‘永远的赎罪祭’这节话语是那巨大福音之工的根基与应许。在大邱兴起的福音之工与兴起福音之工的话语根基——‘永远的赎罪祭’,就像是神在开办宣教学校之际,赐给朴玉洙牧师一分再显不过的礼物一样。
 
3) 发现福音的真髓——永远的赎罪祭

“在大邱牧会时的某一天,我读了C. H. Macintosh撰写的《摩西五经讲解》。这本书给了我莫大的教诲与觉悟。以前觉得那么难以理解的出埃及记和利未记,在我读过这本书之后,圣幕、赎罪祭祀等很多部分都觉得豁然开朗了。这样一来,我便可以深入地思考摩西五经以及《希伯来书》的内容。那时,神使我领悟到旧约时代的赎罪祭与新约时代的赎罪祭是怎样浑然一体衔接起来的。最重要的是,神让我非常清晰地发现了一个事实,就是通过施洗约翰的洗礼,世人的罪早已转移到耶稣的身上。从那以后,我便更加有力、更加仔细、更加清晰地给人们传讲福音。从那时起,开始兴起了大大的福音之工,有数不清的人开始得救。”
                       
                              ——朴玉洙牧师,《牧羊月刊》2005年10月刊
 
       “福音”简单的讲,就是耶稣基督的宝血已经把我们所有的罪都洗得像雪一样白的牧羊。当时,虽说有很多韩国教徒、韩国牧会者都称自己相信耶稣,却不太清楚耶稣宝血真正功效是什么,他们不理解耶稣的宝血到底如何才能赦免我们所有的罪,因为不理解,大部分的人都没有得到完全的“罪得赦免。出版于1860年,由C. H. Mackintosh (英国福尔摩斯弟兄团)编著的《摩西五经讲解》,对查尔斯•司布真和迪尔•穆迪的福音传道也具有巨大的影响。当朴牧师阅读此书时,充分感受到了其中的魅力,朴牧师一直向神祈求恩典,让他更加进一步默想《出埃及记》中圣幕及《利未记》中赎罪祭的话语。那时,神引导牧师,使他明确地领悟到了福音的核心,即,《旧约圣经》赎罪祭与《新约圣经》赎罪祭之间是怎样一个相互衔接的过程。这也成为了牧羊教会一贯不变的聚会主题——“罪得赦免重生的秘密”。
 
       就这样藉着主的恩典,朴玉洙牧师深刻地发现了‘永远的赎罪祭祀’的过程是福音的真髓。由此,他可以更加有力、更加仔细地传讲耶稣基督的福音了。许多人听福音开始得救。特别值得一提是吴炳硕牧师、白昌德牧师、崔东健牧师、崔洪牧师、朴正泰(圣书浸礼教会神学院神学生)、朴天术(大邱神学院神学生)等其他教会牧师以及神学院学生们听了朴牧师传讲的福音得救了。(这间接反映了当时韩国许多神学院和牧会者在韩国福音化的进程中并没有起到积极正面的作用。由于本人都不是十分了解福音,没有重生得救,怎能说通过福音将得救的确信传给其他人呢?)以上事实是朴牧师开办一所培养重生得救牧会者的宣教学校的一个重要原因。这一切令朴牧师切身地感受到,在韩国开办一家培养能够向世人传讲真正福音的重生的传道者学校是绝对必要的。事实上,朴牧师在金泉牧会时,就已经对此深有感受,从而更加坚定了心去开办培养重生传道者的学校,以及建立重生的教会。
 
4)重生的圣徒要在重生牧者的引导下
 
 
“传福音时,很多时候神引导我早已超越了我自己的能力以及极限。我在金泉牧会时,有一次我作为讲师在其他教会的聚会中讲了话语。当时我很年轻,各方面都十分不足,所以引导一个教会的复兴会对我来说根本就是不敢想像的事情。那时的机缘还是因为当时我们的儿童传道队举行了夏季圣经学校,许多人通过我们的传道队蒙了恩典。后来到了冬天,我就被邀请去做了复兴会讲师。以此为机缘,我后又去了金川监理教会、山清生草教会、报恩长老教会、河东岳陽教会、河湾法水教会等几个教会传福音。那时,大多数教徒听了福音以后都罪得赦免重生得救了。别提当时我有多高兴了。问题是,几个月后,当我再次访问那些教会时,我发现他们的心在灵性上已经死了。这件事给我带来了很大的冲击,让我想了很多。后来,我明白了一个事实,重生的圣徒一定要在重生的牧者下面接受养育。”
 
                                                        ——朴玉洙 牧师 《牧羊月刊》 2005年3月刊
 
       从1969年5月到1973年1月,一直在金川牧会的朴牧师首先设立了儿童教会,专心致力于儿童传道。每到夏季,朴牧师就会面向全国召集儿童传道队队员培训他们,在得到其他教会的邀请后,朴牧师就会派他们去引领其他教会主办的夏季圣经学校。那时兴起了惊人的福音之工,有1万余名孩子听福音得救,不仅如此,其他教会的主日学校教师以及教徒们在接触福音之后得到了变化。经过一系列福音之工,其他教会教徒们自然而然地纷纷推荐儿童教会会长朴玉洙牧师作为他们教会的复兴会讲师。这样一来,刚刚20岁出头的朴牧师便巡回在其他教会传讲了福音。但是就像朴牧师的见证一样,那些听完福音分明罪得赦免重生并喜乐不已的信徒们,不久后又会重新回到不是属乎恩典而是属乎律法、不是出于信心而是出于行为的信仰之中。
 
       对此朴牧师冥思苦想,在神面前恳切祷告。祷告当中,朴牧师自己问自己, “如果重生的圣徒在重生的牧师下面过信仰生活、培养信心,结果会怎样呢?” 毫无疑问,结果会完全不同。朴牧师这才意识到,只是应邀去其他教会传讲福音根本无法实现韩国的福音化。这一事实使完全献身于福音传道的朴牧师刻骨地感受到了培养重生传道者、建立重生教会是多么有必要的事情。凭这旨意,1976年开办了培养重生传道者的宣教学校。显然,这就是神分明的旨意,为了这个时代的福音传道以及灵魂得救!
 
      这便是1976年创立培养重生传道者的宣教学校的开始。
牧羊广告位
上一篇:4. 牧羊教会的根基——第四部分
下一篇:5. 牧羊教会的形成——第二部分

您可能喜欢

?3. 牧羊教会的形成过程 第一部分

?3. 牧羊教会的形成过程 第一部分

?5. 牧羊教会的形成——第二部分

?5. 牧羊教会的形成——第二部分

?4. 牧羊教会的根基——第一部分

?4. 牧羊教会的根基——第一部分

?2.牧羊教会的形成背景

?2.牧羊教会的形成背景

?1.牧羊教会 教会史

?1.牧羊教会 教会史

?4. 牧羊教会的根基——第二部分

?4. 牧羊教会的根基——第二部分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