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主页 > 4. 牧羊教会的根基——第四部分
牧羊广告位

4. 牧羊教会的根基——第四部分

4. 牧羊教会的根基 (4) 
* 朴玉洙的信仰观 ——下
1) 完全投入献身精神与专注于圣灵引导的心
 
“有一天我去教会诚恳地祷告,‘神啊,实在太感谢您了。但我实在没有什么可以为您献上的,除了这个身体以外,我一无所有。主啊,我这无用的躯体,即使献给您,您也不知道要用在哪吧!我这个一无是处的人,实在没有什么可献的,但除了我自己,我真的什么都没有。那就把这身体献上,如果你肯接受的话,我将非常乐意。’”
                                           
                                                       ——2002年4月《朝鲜月刊》,与朴玉洙牧师的采访中
        1962年10月7日,朴玉洙青年靠着神的恩典罪得到了赦免,体验了重生的滋味。出于感谢,他很想献上感谢的奉献款,却发现自己身无分文。他心里十分着急也无限惋惜,就在这候时,他决定把自己献给神。之后他没有把身体当成是自己的,也没有跟随自己的意愿和愿望生活。因为自己已是献给神的,所以他完全跟随了神的旨意与引导。当他进到宣教学校时,原本宣教学校的生活就注定只能单单仰望神而生活,可是宣教学校里许多学生由于胜不过困难就轻言放弃了,然而,他却不能轻言离开。其中一个原因是他不想再回到重生前毫无希望可言的生活之中,但更重要的是,他已经把自己献给了神,所以他不想自己为自己选择任何一条道路。在他的心里,只关注神的旨意以及圣灵的引导。对他来说,去神愿让他去的地方,按神喜悦的样子而生活,再没有比这更重要的事情了。这也正是他在数不尽的困难与苦难面前,连一次也不曾动摇且模范而诚实地做福音之工的原因。这也是他作为基督教界新领导人而受到“新韩国人大赏”和“真牧师像”等受到公认媒体关注的决定性因素。
 
“40年前,他在居昌长八里牧会。那是个极其贫穷的时期,礼拜堂里几乎一无所有。尤其到了冬天,每到夜里特别冷,常常用主日学校用的手工纸盖在身上睡觉,睡着睡着,我心里就想,‘这样下去,会不会变成一具冻僵的尸体啊?’虽然离那不远的地方就是善山老家,但是,那时对我来说就算是依靠神最后到死,也不想向任何人求帮助。后来有一天,神给我看了在冰层下面的冰水中游泳的鱼儿。神给了我这样的心,‘神连鱼都看顾得这么好,怎么会不守护我呢?’正是这个心使他战胜了无数个信仰的冬天。
       
                                                                    ——摘自朴玉洙牧师的见证集《一粒芥菜种》
 
       朴玉洙传道士在居昌长八里牧会时,还有一件让他刻骨铭心的困难,就是那一带地痞流氓们计划性地逞凶作恶。本来长八里教会是迈克菲 (McAfee)宣教士(与迪克•约克宣教士有过交流)开辟的教会,后来由于各种原因转交给了一位韩国传道士。这位传道士之前每月能从迈克菲 (McAfee)宣教士那里得到15美元的宣教费,但是由于教会一直也没有兴旺起来,生活上十分拮据。于是,他另谋出路,在利川又开辟了一个新教会。这位韩国传道士带走了教会里仅有的信徒们,这样一来,长八里教会总是空着,没有什么信徒。所以迈克菲宣教士就拜托迪克宣教士看顾一下,而迪克宣教士就把朴玉洙传道士派到了那里。问题是,那位本来可以得到15美元的传道士一看,再也没有15美元可以得到了,他就丛勇了那里的地痞流氓,想用暴力把朴传道士赶走。然而,那里对于朴传道士来说,‘这里是神应许给我的宣教地,若不是神使我移动,我就是死也不会离开这里’,带着这颗心朴玉洙传道士到最后也没有让步。
 
2)在军队里“献身的信仰”与“圣灵的引导”
 
“看到朴玉洙二等兵不顾冬天寒冷的天气,依然把教育生们聚集到山顶上聚会时,我感到无比惭愧。在军队的这段时间里,我早已把信心抛至脑后,看到自己大口抽烟、大口喝酒的样子,让我十分痛苦。我心里无数次想着,我要怎样才能恢复我的信仰呢?”
 
                                                                    ——朴巨民 中尉,1965年原州教育将校

       就像马太福音7章里记载的在磐石上和沙土地上盖的房子的比喻一样,真正的信仰和虚假的信仰只要用困难试练一下就可以验证真伪。真正献身的信仰已经超越了自己的利益与得失,所以无论遇到任何困难或诱惑都不会屈服;然而没有彻底献身的信仰会在遇到的困难与诱惑面前轻易被击溃。所以,不用多说,到处充满各种艰辛的军队生活便能清晰地揭露出人们信仰的真面目。朴玉洙传道士二等兵时期,上文提到过的朴巨民中尉看到朴玉洙传道士心中的信心以后被感动,于是决定全心全意帮助朴传道士。不过,也正如朴巨民中尉所陈述的内心矛盾一样,军队生活会让一个人的信仰达到极限,我们可以看到无数信仰基督的青年在军队里均达到了信仰极限,生活陷入迷惘沉沦。1965年10月30日入伍,1968年6月8日退伍,朴玉洙传道士在军队的生活可以说非常清晰地看出他献身性的信仰观。
 
“去训练所的第一天,我是坐着凯斯•格拉斯宣教士的汽车进所的。因为当时不是谁都能有汽车坐,所以,还有人把我误当成是富家子弟,就跑过来以把我送到后方为条件,向我索钱。当时,我想‘直到今天引导我,而且还将引导我的神,他也会在军队里继续引导我的’,于是我拒绝了他。结果,很不幸地被派到了江原道的原州通讯训练所。在那里的3年时间,我仍然传着福音,经历着神巨大的做工,度过了一段充满感谢的时光。”
         
                                                                   ——信仰月刊 《牧羊月 刊》2002年6月号

“有一天不知道是谁偷走了我的手套。那时我特别害怕体罚,撒但还在我耳边煽风点火,‘军队也没什么特别的,你也偷他一个,不就解决了吗?’但我知道那不是神的旨意,就算被体罚挨打,我还是决定单单只求神,所以,我在神面前祷告了。就在那时,神通过一个同期士兵给了我一副手套,原来那位士兵从他的中队长哥哥那里又得到了一副手套。那天,比起得到这副手套,我的心更加感谢的是守护我心并看顾我的神。我不由自主地留下了感谢的眼泪。”
                                  
          ——信仰月刊《牧羊月刊》2002年7月号
 
“我在考试科任职时,有许多士兵拿着钱来求我把他们的分数提高一点,以便他们能分配到轻松的后方。那时,那笔财富对任何人来说都是极大的诱惑。不过那时在我心里有了这样的心,‘今晚主就来了,我会以什么面目迎接他?’, ‘无论发生什么事,都不要使主难过吧!’ 这样的心让我战胜了一切诱惑。 主让我看清楚了一件事,若我们通过让主难过的方式获得一切,最终你会发现其实那些没有一件事是让我们得到益处的。神通过这一点保守了我的心。” 
 
                                                                     ——信仰月刊《牧羊月刊》2002年8月号
 
“神希望我在参军时也能看圣经、祷告和传福音。所以我主动申请每天站士兵们最讨厌站的4点到6点的末班岗。这样我每天可以看2个小时圣经还有祷告。之后,神便让我这样一个普通士兵过上军队牧师一样的生活了。3年来没有一次外出,每周末都引领礼拜,给士兵们传福音。快退伍时,在训练所所长的后援下,在军队盖了一个礼拜堂。就是这样神在各方面都帮助了我,那时我的外号是‘超级幸运男子汉!’” 
 
                                                                       ——信仰月刊《牧羊月刊》2002年9月号
 
       当然,退伍之后也一样,在朴牧师的生活中,我们能够清晰地看到最重要的一点。无论他决定什么事情,从来不按着自己的意愿和想望,他只专注于神的旨意和圣灵的引导。这一切只能说明一个事实,只有献身信仰才能结出这样的果实。即,完全献身给神的心和专注于圣灵引导的心!正是这颗心使他在45年期间始终如一地为了福音而生活,也正是这颗心占据在他心里的中心位置,这就是他,朴玉洙牧师的信仰观。
 
3)已然把自己献给神的仆人们的信仰观
 
“你们也知道,凡与你们有益的,我没有一样避讳不说的;或在众人面前,或在个人家里,我都教导你们。”                          
 
                                                                            ——使徒行传20:24)

“将身体献上,当作活祭,是圣洁的,是神所喜悦的。”(罗马书12:1)像这句话语一样,献身精神是作为一名神的仆人应该具备的最重要的精神之一。耶稣基督是一个完全献身给神的好榜样。耶稣基督的献身不是他享受着荣耀骑着驴驹进城的那一刻,而是为了神的旨意把自己的肉身与生命献上的那一刻,就是在十字架上完成的。翻开基督教历史,但凡被神使用的宝贵的仆人们都无一例外地拥有同样的献身之心。
 
“我没有钱,所以为了非洲,我只有这样献上我的身体!”
   
             ——大卫•利温斯敦David LivingStone 非洲宣教先驱者
 
       这是19世纪初,在英国一个乡村发生的故事。在支援非洲宣教特别礼拜上,到了奉献时间,一个少年竟然站在了奉献物资的托盘上。天啊!人们都在怀疑自己的眼睛。这位少年唐突的举动连忙引来了周围人不理解的指责。这时少年开口说了以上那番话。这位少年就是第一个横渡到黑色非洲大陆并打开宣教之门的利温斯敦。他历尽艰险,顶着各种生命危险,在文明人从未去过的密林里穿梭。30年间,他在非洲开辟了福音之路,最后在非洲大陆埋下了他自己的心脏。

“主啊,我在这里,请派我去吧!把我派到世界的尽头;把我派到生活在荒地和旷野的异教徒那里。请让我扔掉世上所有的安乐!只要是侍奉你的事情,只要是为了成就你的旨意在这地上的事情,就算是死我也不怕。”
                                  
              ——大卫•布雷纳德/最早的印第安宣教士,1718~1747
 
“如果我能拥有一千次生命,我想把这一千次人生都献给基督。尽管如此,我认为就算用一千个人生来报答基督给我的爱,仍然太渺小了。”
                                                        ——查尔斯•司布真
 
“但凡是为了耶稣基督的事情,我从不认为我们是在牺牲。” 
                                                        
                                                         ——查尔斯•斯特德
 
“在我传福音的初期,从英国基督徒那里学到很多有价值的东西。从司布真那里学到了宣教的无限能力;从乔治•穆勒(George Muller)学到了祷告与信心。而通过亨利•巴瑞奥(Henry Barreiros)学到的则是我一生中最重要的部分,那就是他让我看到了神通过那完全献上自己的人所做的莫大无比的事情。那时,我下定决心要成为这样的人。”
 
                                                                                                      ——迪尔•穆迪
 
“为了自己我不愿意做什么,然而,为了主,我愿意做任何事。” 
 
                                                                                    ——倪儆夫 (Watchman Nee)
 
       如上所述,但凡那些被神宝贵地使用的仆人们,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点就是献身精神。相反,当年那些敌对耶稣的宗教领袖们完全没有献上己身的精神。他们均为了自己的欲望而侍奉神。如果说献身是指为了神与教会而牺牲以及降低自己的圣洁的圣灵之心,那么欲望则是利用神与教会,抬高自己,为了自己的肮脏的撒但之心。不幸的是,纵观基督教历史。跟随欲望高高地驾驭在教会之上的宗教领袖比比皆是。
 
4) 没有献身精神的宗教领袖乃是教会堕落的核心

“牧会者们可以说是管理我们主的财产的管家。首先牧会者应是为了教会而存在,而不是教会为了牧会者。我们在教会里做事时,若是有人胆敢把教会当成给我们收入的不动产,那可绝对不行。也不能把教会当成按着自己的兴趣装饰来装饰去的自家庭院。反而应当警戒、要惧怕,作为主的身体的教会,会不会被我们自己的主观视角而损毁。再重复一次,请大家要铭记这一点,教会是主的,不是我们的。”
       
               ——查尔斯•司布真 著作《为了牧会者们》一书中
 
       使徒保罗、查尔斯•司布真、约翰•卫斯理、迪尔•穆迪等等,这些具有献身之心的神的仆人们,他们重生以后至离开人世,无时无刻不在做着福音传道的事情,他们一直把教会当作基督的身体来侍奉,从未把教会当成是自己的什么随身之物。另外,像成立WEC教会的查尔斯•斯特德宣教士,把从爸爸那里得到巨额财产都奉献给了教会与福音传道。
 
       令人震惊的是,现今韩国教会中发生的最热门事件竟然是“教会世袭制”。确切地说,就是某人把教会私有化了。这并不是单纯地一个儿子从作为前任牧师的父亲那里接任一个教会牧师一职的“牧师继承”问题。若要真是因着神的引导这也不是完全不可能。韩国教会的世袭制不仅仅是在乡村的某某小教会发生,而是在众多有着成千上万名教徒的大型教会兴起。若是贫穷的小教会,就另当别论。同样作为牧师的儿子为了教会延续父亲的事情,又把自己献身于教会,这有什么问题呢?最大的问题是,大型教会的世袭制已经扼杀了人们的献身精神,姑且不论牺牲精神,这些世袭制度的产生本身就是因为人们想独占富贵与名誉的欲望在作祟,人们心底层正因为隐藏着这些“私心”,这些问题才变得越来越严重。
 
       更加严重的问题是,主导着一场场世袭闹剧的大型教会牧会者们的灵里状态,令人十分担忧。他们带着与那些具有献身精神的神仆们正相反的心去引领着教会,那么会把教徒们引领到什么方向呢?比起献身予神,反而会偏向一切为了自己而祈求神、为了自己有益而寻找神的“自私”形态的信仰,不是吗? 或者有人会说,那样的教会不也是复兴及聚拢很多人吗? 然后袒护起那些大型教会来。这样反问的人一定是一个还没能看清楚问题的实质以及核心的人。大型教会的复兴是大部分教会的水平移动而形成的。即,小教会里不想学习基督牺牲精神的以及没有献身之心的教徒们像候鸟一样在众多教会之间飞来飞去,然后最终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大型教会而已。我们将在以后的教会历史中详细说明这一现象。当然,就教会世袭制问题,社会各方已经意识到了这一点,舆论纷纷予以强烈的抨击并要求其自省。
 
“对围绕担任牧师而产生的教会世袭制问题来说,韩国教会的癖病来源于‘物量主义’和错误的‘私有意识’。牧师只不过是一个侍奉着信仰共同体的不完全的神仆而已,他绝对不是人们靠着垄断性质就可以随便代言神性的绝对权威。欲通过血缘关系追求教会的平安,这本身就证明了此教会的灵里状态早已生疾病。”
 
                                                            ——2000年6月22日,法人基督教道德实践运动中
 
“把教会过继给自己孩子的世袭制,其罪魁祸首均是保守教团里赫赫有名的牧师们。越是主张正统教理的教会越是蔓延着物神主义,那里早已分辨不出什么是‘圣’,什么是‘俗’。倒是会有许多分辨是是非非与异端的方法,然而比起去干涉一个灵魂,更加强调世间的秩序,难道这不是异端吗?如今,已经达到了连异端都分不清楚的程度了。”
 
                                     —— 2005年8月19日,《THE HANKYAREH》新闻 ‘早晨光芒’中
 
“如果我们去追究一下当今教会里不断扩散的非法行为与不正之风的根源,是由于牧会者们丢掉了‘教会的主人是神’这个真理,这一切都是将它抛掷脑后的结果。世界最大浸礼教K牧师走出法庭时手中拿着的正是‘教会=担任牧师’的等式,而不是‘教会=神的’,并极力主张自己没有贪污,要求无罪释放。他或许能欺骗这个世上的人,或许能避开世人的眼目,却不能避开神。在神面前,他就是一个‘盗贼、强盗和骗子’。”
 
                                    —— 基督教 互联网新闻雄风新闻《一个普通信徒的呐喊》中
 
       与教会世袭制并排的另一个‘教会私有化’的产物是‘教会买卖’。这个买卖并不只是针对礼拜堂物品或者建筑物的买卖,而是连教会教徒们也包含在贩卖行为以内,意思是教徒本身也属于牧会者所有。以下是从国内最大基督教网站中得到的广告信息,‘1000万基督教NateONn’和散那(www.hosanna.net)跳蚤市场中上传了这样一个买卖广告。
 
“题目:专业贷出教会2%=75%~200%全国1500教会买卖代理(2007.6.29)”
- 全南 新祝教会 / 4层建筑, 每层100平(韩国尺寸), 出席圣徒 80人 / 12亿(急售)
- 首尔 城北区 / 地基 60平, 2层建筑, 出席圣徒 40人 / 7亿(包含融资)
- 首尔 城东区 / 地基 175平, 展开面积 120平, 还有残留圣徒 / 27亿(可商议) ...
 
*教会买卖在绝对保密中进行。如今在首都圈里也有1亿~130亿价值教会在等待买卖中,出席圣徒150(长年)以上教会有最低利息以及最高贷出条件。
 
       以上那些事,在牧羊教会里是根本无法想像的。采访朴玉洙牧师的媒体们如此关注他的理由是,自1962年朴玉洙牧师重生之后,在这45年间,他一直做着传宝贵福音的事情。在他的身上完全找不到当今无数牧会者身上频频看到的问题。这都归功于他的信仰观,针对他的信仰观,我们在这里已经分成上中下三个部分,一一为大家讲明了。这就是他的信仰观所结的果实。朴玉洙牧师,现在依然带着这般畏惧的心,接受神圣灵引导而引领着牧羊教会。
 
“刚开始引领教会的时候,我真的很怕把教会和圣徒们领到错误的路上。所以一直心存畏惧,一边对照着圣经,一边按着圣灵给的心,一步步地引领了教会。神引领我们的教会就像引领其他属福音的教会一样,让我们走在了同一条道路上。我无法不向神献上感谢与荣耀!”
                        
                                                                                                  —— 朴玉洙 牧师
 
牧羊广告位
上一篇:4. 牧羊教会的根基——第三部分
下一篇:5. 牧羊教会的形成 ——第一部分

您可能喜欢

?2.牧羊教会的形成背景

?2.牧羊教会的形成背景

?4. 牧羊教会的根基——第一部分

?4. 牧羊教会的根基——第一部分

?3. 牧羊教会的形成过程 第一部分

?3. 牧羊教会的形成过程 第一部分

?4. 牧羊教会的根基——第二部分

?4. 牧羊教会的根基——第二部分

?5. 牧羊教会的形成——第二部分

?5. 牧羊教会的形成——第二部分

?1.牧羊教会 教会史

?1.牧羊教会 教会史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