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主页 > 4. 牧羊教会的根基——第二部分
牧羊广告位

4. 牧羊教会的根基——第二部分

4. 牧羊教会的根基——第二部分
 
       正如上篇所提到的,牧羊教会是以朴玉洙牧师的信心与灵里感觉为根基建立起来的。若想要快速了解牧羊教会,首先就要了解一下朴玉洙牧师的信仰观。素有“赎罪牧师”之称的朴玉洙牧师,他把传播基督教信仰中最基本且最重要的救恩福音作为信仰的焦点,在众多纷纷走向堕落的教会之中,他却引领牧羊教会走在了教会革新的最前沿。让我们从他的信仰观形成背景开始,把他对信仰的信心以及灵性感觉分为上、中、下来仔细了解一下吧!
 
1) 朴玉洙牧师信仰的焦点与形成背景
 
“重生之前我去的教会,无论是那里牧师还是长老认为人都是罪人是理所当然且无可争议的事情。那时的我们犯了罪以后,只做求饶恕的‘悔改’祷告,没有人会觉得犯罪这个问题有多么严重,几乎没有人想过要怎么彻底解决一下罪的部分。只是一心想着为不犯罪而拼命挣扎,为了不犯下罪我们信仰商谈过、悔改祷告过、也努力侍奉过……尽管做了无数努力,但是罪的问题并没有因此而得到解决,而这让我们更加痛苦。”
                                ——朴玉洙牧师,中央月刊2001年 4月刊“韩国基督教新领导人”中)

朴玉洙牧师的母亲年轻时就去教会,因此,他受到母亲的影响从小就跟去了故乡善山的长老教会,却一直因为罪的问题而倍感自责与痛苦。当时的大部分韩国教会指教人们罪的解决方案只有悔改祈祷。因为他们根本不知道‘并且不用山羊和牛犊的血,乃用自己的血,只一次进入圣所,成了永远赎罪的事。 ’(希伯来书 9:12)这样靠着相信耶稣的宝血一次就成就了永远的赎罪的事实。可是更严重的问题是:无论是谁,只要他去教会,嘴上说信耶稣,教会就会认定他得救了。当年少的朴玉洙牧师听到凯斯•格拉斯宣教士关于得救与否的问题时,少年朴玉洙再也无法平常地对待自己的罪以及得救的问题了。他为了解决罪的问题,开始与当时的牧会者交流,又通过彻底地悔改祷告、彻夜祷告、禁食祷告以及侍奉等等方法,总之,用上所有能用的方法只为解罪的问题。遗憾的是,他曾去过的教会没有能够为他解决罪的问题的真正的福音。青年时期的朴玉洙在1962年甚至想到用自杀来解决自己,可见他的痛苦有多么严重了。痛苦之中却蒙到神的恩典,于当年10月7日凌晨的祈祷会中领悟到:耶稣基督在2千年之前被钉到十字架上时,我们的所有罪行都得到洗净。他凭着相信话语的信心,所有的罪都得到了解决。
 
       经过这个过程之后,在朴玉洙牧师的心里产生了一个强烈愿望,就是想把完全的赎罪福音传达给曾像他一样因为罪而遭受痛苦的人们,他迫切地想把这个喜乐告诉每一个为黑罪而苦闷的人。正是这种强烈的愿望自然而然地就把他信仰以及牧会的焦点对准了罪得赦免的福音传道上来,后来他得到了“赎罪牧师”的别称。纵观基督教历史,神为了福音而使用的传道者,大部分人都有着同样的经历,就是都曾属于非福音教会,在那里为了解决罪与得救的问题而曾竭尽全力。
 
“只要能得救,让我受什么苦都在所不惜。为了得救,我恪守修道院的一切规定。如果说哪个人能通过修道院的生活去天国的话,或许那个人就只有我了。而事实上,凭借修道院里所教导的一切条规是不能得救的。如果我那时继续那种生活,或许会因筋疲力尽而死去。后来,我更渴望通过察看圣经来得到解答,而非修道院的教导。当我发现罗马天主教的教理与圣经自身存在极大的差异时,我受到了巨大的冲击。”
                                                                                 —— 马丁•路德
 
“作为一名宣教士,我为了拯救印第安人而来到这里,但是谁来拯救我呢?看哪!为了矜贫救厄,我用尽了一切财产,我放弃了富贵与名誉、安乐与成就,受尽了一切辛劳与困苦。虽然我贵为英国国教会的牧师,我却不得不承认一个事实,在我心里并没有‘靠着耶稣基督的救赎,我所有的罪都得到了赦免’的信心。我是牧师,可我的心里仍然有罪。最终,我还是得去寻找一个能帮助我解决罪与救恩问题的人。”
                                                                               ——  约翰•卫斯理
 
“我少年时,因为内心的罪度过了 5年极其痛苦的黑暗时期。尽管我出生在一个基督教国家、一个基督教家庭,却依旧没有接触到能罪得赦免的福音。我找遍了自己所在城市的所有教会,但是在哪里都没有听到能解决我罪的福音。当时我想:如果能找到一个可以解决我罪的教会,就算让我翻遍整个英国,我也十分愿意。”
                                                                              ——  查尔斯•司布真
 
       如上所述,如果我们仔细察看那些曾被神大大使用的福音传道者们的自传,就会发现在他们心里都有一个十分强烈地想要解决罪的愿望。即,他们都不想容纳罪或不想只是解决到某种程度上就算了,而是一直在寻找罪完全得赦免之路。对罪的憎恶感加上想要干干净净地解决罪的强烈渴望,最终使他们蒙到了完全的罪得赦免的恩典。他们均为了传播永远赎罪的福音而献上了自己的一生。但如今,在大部分韩国教会里很难找到有与先辈们同样强烈渴望的人了。他们只是适当地做一下悔改祷告,即使有罪也认为那是挺正常的,“因为大家都有罪,不是吗?”就这样过着适当的信仰生活。对罪的不以为然,就是当今韩国教会走向堕落与腐败的最根本的原因。大部分去教会的人都过着与之同类的信仰生活,这样不咸不淡的信仰只会让人们觉得没有重生的罪人是再正常不过的状态了,一旦他们开始接触到赎罪的福音时,甚至心里都会产生莫名又强烈的拒绝与排斥之感。
 
2) 朴玉洙牧师的信仰观——上
“在福音面前,他丝毫没有想要让步的意思。” (2002年4月号朝鲜月刊 吴孝镇 《人类探险》中)
 
       让我们来留心看一下《新韩国人大奖》《真正牧会者像》《21世纪真正的牧师》等等,这些采访朴玉洙牧师的主流媒体发表的文章题目与内容,它们均不约而同地关注着牧师的内在实质,而非外表。特别是这位曾担任政府代言人的吴孝镇,他是一位专门采访各个领域最高端人士的著名新闻人士。他在朝鲜月刊对朴玉洙牧师的采访中这样说道:“像牧师这样的人,得让全世界都认识一下。韩国很多牧会者虽然已经腐败堕落了,可是朴牧师,您可不能堕落啊!” 他再三的嘱托牧师,我们能看到这是他的肺腑之言,他又继续问道:“牧师,如果我们都像耶稣一样,那这个世界还有什么意思啊?” “不是这样的,带着耶稣基督的心生活,真的非常有意思!” 是的,就像吴孝镇对朴玉洙牧师的总结一样,在什么样的情况面前,牧师丝毫没有想要让步的意思。
 
       不是神的旨意就绝对不会让步的那颗心!这颗心就是占据朴玉洙牧师内心中心位置的信仰观之一。也正是这颗心在他的人生中起了决定性的作用,左右了他的整个人生,也正是这颗不让步的心与神的恩典相互融合,在众多教会纷纷走向堕落的形势下,朴玉洙牧师依然把牧羊教会引领成为教会革新的前沿教会。当然,这样的心并不是自己能产生的,这样的心是要在神恩典的训练之下才能形成的非常明确的信心。尤其是,在重生的传教士们运营的宣教学校时期,他的心已然在那里得到了把重点只放在信心上的训练,这种训练成为了他信仰的基础。之后的岁月里,神也通过经历更加坚定了他的心。所以,直到牧羊教会正式创立以前,我们仔细观察一下朴玉洙牧师所走过来的路,我们能够发现,正是他那颗一贯的心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我可以说从小开始就在长老教会里成长,我比任何人都更加清楚长老教会的奉献及礼拜形式。然而,当我得救以后,特别想了解重生的神的仆人所引领的教会是个什么样子。所以,我开始密切考究马丁•路德、约翰•卫斯理、迪尔•穆迪等,被神大大使用的仆人们所引领的教会。”
                                             ——朴玉洙牧师,2003年5月刊 《新东亚》中“特别访问”)
 
       朴玉洙牧师把教会的形成与成长看得比什么都重。因他自己也曾在不属福音的教会里,和众多因为罪而倍受痛苦的教徒们一样,他经历过那种痛苦,特别是他在军队生活的三年时光里,看到无数服役青年对于信仰的矛盾并在置疑中彷徨不已的样子,他无时无刻不在想:“这个世上,最属福音且最真实的教会会是什么样子啊?” 并且,当他看到真正属福音的教会在韩国的众多教会中几乎没有时,他涌出了强烈的热情就是在神面前树立一个属福音的教会。为了不让人为的、世俗的东西濡染教会,他竭尽全力、投入全心。现在让我来讲一讲其中具有代表性的事例吧!
 
3) 对真正福音教会的急切想望
 
       1968年6月,朴玉洙传道士退伍后正好遇到了当兵时很要好的元宇贤(当时儿童传道协会总务)。针对韩国教会没有福音的这一观点上,元宇贤与朴玉洙传道士是一致的。他向朴玉洙传道士提议道:“为了韩国教会的福音化,我们暂且加入长老教会,在那里被按立为牧师后,再开始在长老教会传福音,如何?”那时,朴传道士回答道:“使徒保罗得救重生后,并没有再次回到属律法的犹太教里;马丁•路德也没有再次回到已经堕落的天主教;同样,约翰•卫斯理得救后,也没有回到英国圣公会。最重要的是,你觉得耶稣当时为什么没有和宗教领袖们联合呢?他们所有人早就知道自己会遭到现有教会的恨恶以及逼迫,但是,他们并没有妥协,反而站在神的一边呐喊着教会改革。我是神的仆人。我会站在神的一边传福音。” 之后,朴玉洙传道士明确地表明自己要接受神的引导传福音的衷心。

       之后,朴玉洙传道士收到庆北道内的福星洞教会、史后洞教会、南史教会、瓦伊米(WhyMe)教会、巴兰教会等5个教会的邀请,开始了主日儿童宣教活动。当朴玉洙传道士看到通过这个巡回聚会得救的1000多名儿童幸福喜乐的样子,心中便产生了这样的心:要一生为了这个福音而活啊!后来,在史后洞教会开聚会的时候,他与担当那个教会的宣教士有了摩擦。起初还称会保障这位刚退伍的朴传道士将来一切,包括房子、结婚等等的人,还称要与朴传道士一起进行福音事业的人,却在传福音最重要的聚会第三天,以莫名的雨季江水上涨会威胁孩子们的生命为由,强行终止了聚会。然而,朴传道士难以抑制心中渴望把福音传给这些孩子们的强烈愿望。
 
“宣教士!我虽不知道别的,但我知道神喜悦传福音。若真因为下雨而传不了福音,神一定会停止下雨。希望我们能一起为了这事而祷告吧!” 之后,朴传道士就与教师们一起开了祷告会。果然,靠着神的恩典那天的天空停止了下雨,聚会能正常进行了,而且有很多孩子听福音得救了。但是对于那位宣教士来说,比起感谢兴起来的福音之工,心里更多的是对朴玉洙传道士不跟随自己而产生的不满与不愉快。朴传道士看到这个情况,心里想:即使我要失去宣教士向我所承诺的一切,也要怀着只相信神的心来传福音,所以他毅然决然地离开了那位宣教士。自那以后,朴传道士得到25家教会的邀请,继续着主日儿童宣教,后来,他竟然收到了约1万多张小朋友们的得救见证,经历了神莫大又惊奇的做工。
 
       从1969年5月开始,他接受神的引导来到金泉,开始了传福音的事情。尽管当时朴传道士连租房子的钱都没有,却在心中单单仰望神而开始四处找房子。偶然在公共汽车上,他遇到了来自英国的约翰•安德森宣教士,就问了那位宣教士要去哪里,当听到的回答是要去旅游时,朴传道士狠狠地责备了那位宣教士。宣教士是为了传福音而被派遣的,竟然把旅行看得比传福音更重要。当时约翰•安德森宣教士很深刻地听取了朴传道士的责备,并向朴传道士表达了自己想去朴传道士住所一起相处一周的愿望。在安德森宣教士与朴传道士相处一周之后,坦诚地向朴传道士表达了自己的心: 
 
“我来到韩国之后,虽然见到了许多教会牧会者,但像你这样的人,我还是第一次碰到。虽然我们只在一起待了一周,我却看到了神在你身上做工。所以,我想再和你生活一年。”
 
       本来约翰•安德森宣教士手里有35万韩币的宣教费(当时这些钱够买一套住宅楼),正欲拿出来,却在朴传道士慎重嘱托下,安德森传道士开始辨清了什么是福音传道中最重要的,于是,他开始与朴传道士一起做了福音的工。
 
朴传道士的嘱托如下:
“宣教士,我向神祷告祈求了教会房子的费用,如果宣教士你心里有,这钱是神喜悦你给我的,那你就给我,如果不是这样,就请你毫不犹豫地拿走!我只想从神那里得到,并不想从宣教士你那里得到。我只想单单靠着神做福音的事情。”
 
       就这样,朴玉洙牧师内心深处的信仰观与渴求真正教会的热切心意,成为了牧羊教会创立的根基。由此,牧羊教会与不属福音的现有教会区别开来,作为独立的教会,亦作为革新的先锋,一直走在基督教历史上那些曾被神大大使用的神的仆人们所走过来的改革之路的前沿。如今,朴玉洙牧师在对韩国教会进行改革的同时,不单单对自己,还有牧羊教会所有牧会者以及圣徒们出现的与神的旨意相反之处,他绝不会做出丝毫让步反而会一直与其争战到底。
 
“我是个打手。不但和自己‘打’,还要和诸多传道者们以及我们教会的圣徒们‘打’。若指责人们并不是出于信心,一般都不太爱接受。这样一来就免不了得继续‘打’了。”
                                 ——  朴玉洙牧师,2002年4月号 朝鲜月刊 ‘吴孝镇 《人类探险》’ 中
牧羊广告位
上一篇:4. 牧羊教会的根基——第一部分
下一篇:4. 牧羊教会的根基——第三部分

您可能喜欢

?4. 牧羊教会的根基——第一部分

?4. 牧羊教会的根基——第一部分

?1.牧羊教会 教会史

?1.牧羊教会 教会史

?3. 牧羊教会的形成过程 第一部分

?3. 牧羊教会的形成过程 第一部分

?2.牧羊教会的形成背景

?2.牧羊教会的形成背景

?5. 牧羊教会的形成——第二部分

?5. 牧羊教会的形成——第二部分

?4. 牧羊教会的根基——第二部分

?4. 牧羊教会的根基——第二部分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