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主页 > 3. 牧羊教会的形成过程 第一部分
牧羊广告位

3. 牧羊教会的形成过程 第一部分

1)WEC教会第一位韩国宣教士 ——凯斯•格拉斯
 
        看到了韩国教会的现状之后,诺尔曼•格拉布会长的心像是被利器深深扎透了一般,心痛难忍。短短旅程,他却对韩国的印象越来越深刻。韩国信徒们极其热心地呼喊神,却仍就未能脱离罪与死亡的权势,他们的样子深深地刻在了诺尔曼会长的心里,使之久久无法抹去。
 
       这以后的某一天,诺尔曼•格拉布会长受到了伦敦一家教会的邀请,请他作为讲师为圣徒们讲道。那次聚会,诺尔曼会长一如既往地带上WEC教会受训的宣教学生(WEC教会召集英国以及其他国家的宣教士志愿者,在经过2年的训练之后就会派送到世界各国)一起去了。像往常的聚会顺序一样,在话语开始之前,诺尔曼会长首先让宣教学生们做了见证。那晚,有一个宣教学生做了自己如何得救的见证。
 
       “我出生在荷兰一个改革教会的家庭里。我的父亲是教会长老,身为长老的儿子,我从小就非常热心地去教会。不过,常常因成长过程中所犯的罪而痛苦不堪。但是令我十分感谢的是,主赐给了我一名确信得救的人在我身边出现,他是一所学校的校长,他给我传了福音。从那时起我所有的罪都得以解决,我得救重生了。从此,我心里产生了一颗为福音而活的心,故此,我在WEC教会报了名。现在,我在等待尼泊尔的签证。”这位做见证的学生名叫凯斯•格拉斯(Kays Glass)。(当时他的一个朋友,就是后来著有“冲破福音的铁帷幕”一书的作者,还有从1955年就开始在共产主义社会的东欧宣教并因“福音的走私者”一书而闻名遐迩的布拉德•安德鲁,他们同凯斯•格拉斯一起在WEC教会受训)凯斯•格拉斯的见证打动了诺尔曼•格拉布会长,因为那时正是诺尔曼会长为韩国福音而恳切焦急地祷告的时期。凯斯是一个有过在未重生教会里痛苦地过信仰生活经历的人,但就像他见证的一样他得救了。诺尔曼会长的心里觉得凯斯•格拉斯就是为了那些同样陷在宗教热心里,却仍未得救的韩国教会而派去韩国宣教的最合适人选。于是,当格拉布会长站到讲台上时,他开口说的第一句话便是:“刚才做见证的学生,将不会派往尼泊尔而会被派往韩国宣教。”话音刚落,当然包括凯斯•格拉斯在内的所有人都无不感到震惊。更加神奇的是没过多久,格拉斯学生的签证被尼泊尔政府拒绝了,理由是尼泊尔不久之前确立了共产主义制度。在那之后,在接受诺尔曼•格拉布向着韩国基督教迫切之心的凯斯•格拉斯,作为韩国第一个WEC教会的宣教士于1956年踏上了韩国的土地。
 
2)凯斯•格拉斯宣教士与少年朴玉洙的相遇
“自己都没有得救,如何向别人传道呢?”——凯斯•格拉斯

       WEC教会通过凯斯•格拉斯宣教士(1956年-1975年韩国宣教)首次开辟了韩国宣教的征程。有一点值得关注的是,WEC教会通常会选择一个大城市作为宣教地做工,然而神却把凯斯•格拉斯引导到了韩国一个小城镇——庆北善山,让他在善山的一个小教会牧会,也就是善山长老教会。那是朴玉洙牧师从小开始过信仰的教会,朴玉洙牧师于1944年出生在庆北善山,牧师的母亲从青年时期就开始去教会。受母亲的影响,牧师也是从小便开始去同一所教会。然而,就像韩国大部分信徒的状态一样,当时还年幼的牧师也只是茫然地寻求着神,发热心地去教会而已。冥冥之中,神却安排了少年朴玉洙与凯斯•格拉斯相遇,一直以来只是过着形式上信仰生活的少年朴玉洙遇到了为了福音而被派遣到韩国的凯斯•格拉斯宣教士。
 
       当时,凯斯•格拉斯宣教士一边在善山长老教会牧会,一边在学校里教英语。自然而然,与少年朴玉洙变得亲密无间起来。突然有一天,发生了一件令少年朴玉洙惊愕不已的事情。那天凯斯•格拉斯宣教士正好进行着传道前的准备,就在那时,引出了下面一段对话。
 
“宣教士,明天去市场传道的时候能带上我吗?” 
“你?得救了吗?”
“啊?…得救吗?…” 
“自己都没有得救,如何向别人传道呢?”
 
       尽管现在也是如此,不过那时这种现象极为严重,就是在韩国的任何一个教会都不会进行如此针对个人以及直接地提问关于救恩的问题。可以说这种情况几乎不可能有,因为大部分教徒们都认为只要去教会就等于是与神相遇并已经成为了神的子女,就认为是已经得救了。因此,凯斯•格拉斯宣教士关于救恩的提问在当时的确具有相当大的挑战性以及冲击性。当你提出此类问题的瞬间就意味着彼此之间的陌生感顿时加剧了。于是,这个问题深深刻在了少年朴玉洙的心里,这也让他能够真挚的回看了一下自己是否得救的问题,成为了他信仰生活中一次决定性转折点。步入青年时代的朴玉洙牧师更加深刻地因罪的问题以及是否得救的问题倍受折磨。就在1962年10月7日,他19岁的某一天,他真正体会到了神特别的恩典,就是通过耶稣基督的福音,所有的罪都得到洗净并蒙到了重生的恩典。
 
3)1962年,在韩国设立了首个由重生宣教士引领的宣教学校
“神啊!韩国需要重生的当地传道者,这是一定的。您为了他们帮助我们的宣教学校吧!”
 
       1962年末的某一天,在位于大邱市中区三德洞医院二层的房子里 ,凯斯•格拉斯、德里克•俄尔(Derek Earl)、迪克•约克(Dick York)、马林•贝克(Marlin Baker)、哈里•怀曼(Harry Wyman)等重生的宣教士们拥有了为期一周的禁食祷告会。那个房子是诺尔曼•格拉布会长派往韩国的第二个宣教士德里克•俄尔的住所。他们为了韩国的福音能够得到普及而心怀着崭新的希望聚在了一起。虽然除凯斯•格拉斯、德里克•俄尔(Derek Earl)以外,其余的人都不属于WEC教会,但在为韩国传播真正福音的事情上,毋庸置疑,他们的心是一致的,并且他们都是重生的宣教士。起初,他们都曾想过,通过属于韩国本土教会的形式传扬福音,然而随着时间的流逝,他们因韩国教会的这堵墙而深深被刺痛。因为韩国本土教会并不注重福音,他们更加重视教派以及形式化的教理,宣教士们的妥协终碰到了传播福音的极限。随即,“建立一个由韩国重生牧会者引领的教会”成为了他们共同的心愿,他们也深深体会到了其中的必要性。最终,他们团结一心一起开了禁食祷告会。在这个过程中,他们发现了“建立一个培养韩国重生传道者的宣教学校”就是神的旨意。
 
       特别一提的是,他们之中的迪尔•约克是“信心之盾牌教会(Shield of Faith Mission)”的会长。迪克•约克会长于1928年出生在美国西雅图, 4岁时随父亲并同母亲、哥哥、姐姐一起移民到加拿大温哥华,在那里度过了学生时代。1944年,他在一艘商船上工作,那时他16岁。因自己持续不断的犯罪行为而倍受痛苦的他,在他22岁的时候,蒙到神的恩典在温哥华听了福音而得救了。从那以后,他看着路边那些曾和过去的自己一样彷徨迷茫的劳动人民时,内心感到无比焦急。于是在1953年12月,他设立了“信心之盾牌教会”,开始了他的传福音之路。
 
       1953年,迪克•约克会长建立“信心之盾牌教会”的时候,正值韩国战争(朝鲜战争)结束。韩国战争爆发于1950年6月25日,战争持续了三年,到1953年7月17日才结束,致使韩国成为了当时世界最贫困的国家之一。战争结束以后,韩国社会的乞丐与战后遗留孤儿的数量剧增。当时的韩国教会通过接受外国宣教团体的支援一直重点致力于社会救济活动。1887年,在韩国首尔净洞牧会的艾伦宣教士与安德伍德宣教士(属于美国北长老教会)建立了韩国最早的组织教会——新问安教会。战后他们一直充当了救济活动中心力量的教会,每天在其礼拜堂里都会挤满无数需要救济的人们。不过令人非常遗憾的是,韩国教会从初期开始就更加致力于社会教育以及医疗服侍等活动,对于通过福音来直接解决人们的罪与死亡等灵里问题却十分匮乏。(其原因可归结为几类,我们将在下面慢慢为您详细的阐述韩国教会史,并在其中找到原因。)自然而然,在人们的心里产生了一种观念,“教会就是一支向社会进行服侍活动的团体,会给予人们物质上的帮助” 。正是这种观念导致人们在战后遍地饥荒与绝望的一片废墟中,热切地寻找冴教会并加入其中。这种状况令人产生错觉,外表上看似是教会复兴,看似是圣灵在韩国强有力的做工,然而在重生的神之仆人诺尔曼•格拉布会长的眼里却只是极大的惋惜而已。

       到了1956年某一天,迪克•约克会长受到了平时就十分熟悉的一位美国宣教士的邀请,得到了一次在新问安教会讲道的机会。那时,迪克•约克也不例外,看到韩国教会的灵里状态受到了极大的冲击。随着时间的流逝,迪克•约克会长、凯斯•格拉斯、德里克•俄尔、马龙•贝克(美国,Christians in Action教会)等重生的宣教士们越来越深刻地体会到韩国教会存在的信仰问题及其严重性,于是更加明确了培养韩国当地传道者的必要性。最终在1962年,藉着神的恩典开办了宣教学校,开始招收韩国本土宣教学生。那时刚刚体会到重生的青年朴玉洙,通过同村文长老的介绍欲进入宣教学校学习。在正式入学之前,青年朴玉洙与迪克•约克会长拥有了首次的见面。当时的青年朴玉洙觉得自己并不具备入学所需的资格与条件,正当自我质疑、心情复杂之时,迪克•约克只听了他得救的见证后便欣然接受了他。当时所有的宣教士们都在急于寻找一个心中明确福音并真正得救的人。
 
       就这样,1962年在朴玉洙牧师的人生中成为了最痛苦亦是蒙到最大祝福的一年,可以说在他的人生中这一年是最具戏剧性的。青年时期的朴玉洙牧师曾经因所犯的罪想到自杀,每天清晨都哭着做悔改祷告,没有一天不在忧虑与痛苦中度过。感谢的是耶稣找到了他,通过真正的福音使他完全地罪得赦免,得到了重生的生命。神又马上引导他来到了由重生宣教士所建立的宣教学校,这里与韩国一般的宣教学校具有根本性区别。这里没有受到韩国基督教思想以及教理的影响,宣教学生们在这里开始接受了信心的训练。
牧羊广告位
上一篇:2.牧羊教会的形成背景
下一篇:3. 牧羊教会的形成过程——第二部分

您可能喜欢

?2.牧羊教会的形成背景

?2.牧羊教会的形成背景

?5. 牧羊教会的形成——第二部分

?5. 牧羊教会的形成——第二部分

?4. 牧羊教会的根基——第二部分

?4. 牧羊教会的根基——第二部分

?4. 牧羊教会的根基——第一部分

?4. 牧羊教会的根基——第一部分

?1.牧羊教会 教会史

?1.牧羊教会 教会史

?3. 牧羊教会的形成过程 第一部分

?3. 牧羊教会的形成过程 第一部分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