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主页 > 2.牧羊教会的形成背景
牧羊广告位

2.牧羊教会的形成背景

1) “为了福音能传到韩国”—— 一个英国人的恳切祷告
“神啊!求你怜悯韩国吧!求主用真正的福音来拯救韩国的基督教徒吧!求主赐给韩国真正重生的属您的仆人吧!”
 
                                                                              ——诺尔曼.格拉布
 
       1954年晚秋的某一天,在一艘从韩国飞往英国的飞机上,有一个英国人流着泪在恳切地向神祷告。那是纯粹为了韩国教会、韩国所有基督教徒、以及整个大韩民族的恳切祷告。他不是韩国人,和韩国也没有任何关系,却能如此倾尽精力为了韩国而祷告,他就是世界性宣教团体WEC教会的会长——诺尔曼.格拉布(Norman P. Grubb)。出于他的职分,每年他都会向全世界输送数千名宣教士,却为何如此恳切地为了韩国而不间断地祷告呢?其实在他哀切的祷告里有着相当重要而又深刻的涵义。仔细分析一下他的祷告,我们不难发现他的祷告反映了当时韩国教会的灵里状态。在为您解释诺尔曼.格拉布会长为什么会如此恳切地为韩国祷告之前,首先,让我们先来一起了解一下以他为首的WEC教会吧!
 
2) 查尔斯.斯特德和WEC教会
“但凡是为了耶稣基督的事情,我从不认为我们是在牺牲。”——查尔斯•斯特德
 
在距离英国伦敦一小时车程的地方,坐落着世界一流的学府——剑桥大学。在这座曾经以培养出牛顿、柏林、沃兹沃德这些伟大的学者而闻名遐迩的学校里,有一位当时极富盛名的年轻板球运动员,他就是板球界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查尔斯•斯特德(C.T. Studd)。
 
1862年,查尔斯出生于英国一个富裕的家庭里,中学时期就读于著名的贵族学校——伊顿公学。一直以来,他都过着非常充足的生活。直到他的父亲通过开拓英国福音的先驱者——迪尔. 穆迪得救,查尔斯也由此接触到了福音。到了大学三年级时,他从穆迪的讲道中受到了感化,从此他的心完全从迷恋世事风尘中回转过来,定下了心要为福音而活。他把从父亲那里继承下来的巨额财产都捐献给了穆迪的圣经学校、乔治穆勒的孤儿院以及戴德生的中国宣教等福音事业上。当把一切都捐献之后,他自己也作为一名宣教士来到中国,与当时的戴德生一起做工。十年后,他从中国回到英国,在英国各大院校传讲福音,又受到穆迪的邀请出访美国。在巡回美国各大学院期间,他向数十万名学生传讲了福音并引导了无数学生作为宣教士出国宣教,故被称为“学生福音运动的先驱者”。
 
       之后又历经中国宣教(18年)、印度宣教(6年)、非洲宣教(18年)之后回到了主的怀抱,享年71岁。直到离世的那一天,他仍不忘传福音。WEC ( Worldwide Evangelizati on for Christ)教会创立于1918年,为向全世界派遣宣教士垫定了坚实的基础。他对福音的热情,和他一起做工的女婿 诺尔曼.格拉布 这样描述道:“他没有休息、没有娱乐、没有节假日,他把自己全部献给了福音事业,他就是一位这样的神的仆人。”
 
       在他去世之后,他的女婿诺尔曼代替了他的职分继续引领着WEC教会并去到世界各地传播福音以及向全世界派遣宣教士。在查尔斯.斯特德与诺尔曼.格拉布引导WEC教会期间,可以说WEC教会是向全世界传播福音的最强有力的工具,是被神大大使用的福音中心之一。(现在WEC教会的本部坐落在英国伦敦至牛津大学的路口)
 
       诺尔曼.格拉布任会长时期,他总是优先向那些没有福音的国家派遣宣教士,不过,当时的韩国却在派遣之外。这其中是有原因的:早在1884年,美国传教士就以公馆资格进入了当时的朝鲜,当时的艾伦传教士(属于美国北长老教会)创办了朝鲜第一家西式医院,高宗为其提名为“广惠院”。正是以此为契机,美国开始正式向朝鲜派遣宣教士复兴基督教。那时这片土地上的 人开始陆续接触基督教,泛称基督教徒的人数也大幅度增长,全世界福音人士都以为韩国不缺福音。然而摆在眼前的事实却是诺尔曼.格拉布始料未及的,当他亲自到达这个传说中福音兴旺的土地之时,早有耳闻的韩国教会现况却给了他极大的冲击。
 
没有重生的韩国教会
“您每年都会向全世界派遣那么多宣教士,可是为什么不派往韩国呢?”
                                                                            ——杰伊•扎尔比斯
 
       1954年8月,诺尔曼.格拉布会长在结束日本(当时WEC教会重要的宣教地)宣教的日程以后,正在东京机场等候飞往伦敦的飞机。那时正好遇到扎尔比斯博士(属于美国浸礼教,素以青少年宣教闻名),这位博士经常受到韩国大邱周鞍山祈祷院的邀请,作为讲师出席韩国各大聚会。在此之前,诺尔曼.格拉布与他之间也只是互知姓名的陌生人关系,却在交谈中因认出了对方而感到欣喜万分。
 
“诺尔曼.格拉布,你去过韩国吗?”
“没有,一次都没去过。”
“您每年都会向全世界派遣那么多宣教士,可是为什么不派往韩国呢?”
“听说韩国教会每天清晨都会进行早祷,福音之工也大大兴旺,有非要派遣宣教士的必要吗?”
“这些您也只是从别人那里听说而已,您并没有亲自去过不是吗?”
“那倒是……”
“那么,就趁这次机会, 让我们同行此程如何?韩国基督教貌似与听闻有所不同啊!”
 
       最终,在扎尔比斯博士的相劝之下,诺尔曼果断变更了回国的日期,随同扎尔比斯一起来到了韩国。此行让诺尔曼.格拉布会长亲眼目睹了千余名人员参加的韩国信仰复兴会。顿时,他被眼前的一幕吓到了,甚至他有些不敢相信地看着眼前的人山人海,因为他看到数不清的信徒纷纷进入山里,他们呼喊着、哭嚷着向神祷告……似乎只有这样,神才会听他们的祈祷一般。起初,他还想:“韩国人真是极具热心的民族啊……”想到这里,诺尔曼.格拉布会长迫不及待地为他们讲道,于是就作为晚上时间的特别讲师向韩国教徒们讲述了关于基督徒依靠信心而生活的话语。然而令诺尔曼.格拉布会长更为惊讶的事情发生了,他看到大部分信徒都在打盹。对于一个曾经周游全世界传播神的话语的人来说,此情此景,他还是第一次遇到。他甚至怀疑是不是翻译的问题,然而并不是翻译存在问题。就这样度过了两天,他有些不解也感到非常荒唐,为什么参加者历时两天也没有沉浸到话语里。第三天,迷茫的诺尔曼.格拉布,带着“或许”的侥幸心理站到了讲台之上,不过,他在传道之前先向参加者们抛出了一个问题。
 
“亲爱的韩国圣徒们,今晚我想先向你们提一个问题。在你们当中有没有一切罪都得以赦免并确信自己是义人、重生的人,请举一下手!”
 
       霎那间,整个会场就像被浇了冷水一般安静无比,随后,在千余名参加者中,只有寥寥无几的几个人一边观察着周围人一边慢慢地举起了手,随即又放了下来。亲眼目睹这一景况的诺尔曼.格拉布顿时受到了极大的冲击。
 
“天啊!怎么会是这样的结果?……如此说来,难道是说韩国这么多的信徒,全部都是在没有得救的状态下,只凭着一腔热血、发热心来维持着信仰吗?眼前的这一切真是事实吗?”
 
“与福音无关,只知发热心的表面上的基督徒!” 这就是当时的韩国教会在世界最杰出宗教团体之一 “WEC教会”的会长诺尔曼.格拉布眼里所反映出的其教会灵里的状态。
牧羊广告位
上一篇:1.牧羊教会 教会史
下一篇:3. 牧羊教会的形成过程 第一部分

您可能喜欢

?3. 牧羊教会的形成过程 第一部分

?3. 牧羊教会的形成过程 第一部分

?1.牧羊教会 教会史

?1.牧羊教会 教会史

?4. 牧羊教会的根基——第一部分

?4. 牧羊教会的根基——第一部分

?4. 牧羊教会的根基——第二部分

?4. 牧羊教会的根基——第二部分

?2.牧羊教会的形成背景

?2.牧羊教会的形成背景

?5. 牧羊教会的形成——第二部分

?5. 牧羊教会的形成——第二部分

回到顶部